大姐聚会随口说号命中体彩791万 被称彩票花木兰

  大乐透

  前不久,福建福州彩友陈女士带着亲戚们一道现身省体彩中心,领走大乐透791万元大奖。

  1月30日,在体彩大乐透第19013期开奖,陈女士凭借一张12+2复式票,中出1注777万元一等奖及小奖一连串,合计收获奖金791万元。

  谈及选号经过,陈女士表示,那天亲戚聚会,她让每人说一个号码,组合了一张12+2的复式票。随后,她便到投注站进行了下单。当晚,她就知道自己中了大奖。

  为了让亲戚们一同见证这个大奖的真实性,她“率领”他们一同前往省体彩中心领奖。她说,自己太喜欢投注彩票了,这不,连亲戚们相聚都能想出这个法子去投注大乐透,“原本,大伙们就是开玩笑,随口说号,没想到竟然中了大奖。我现在可是家族里的大红人了。”

  陈女士接触公益体彩已有二十年,坚持每天投注,每一款自己觉得有趣的游戏或投注2元或投10元,平时想到什么号码就投什么号码。重点是,她每天都会到投注站坐一坐,与一同喜爱彩票的朋友聊聊天,一起分析走势,中奖了大伙一起开心,没中奖就互相鼓励,让生活不再只是柴米油盐。别看陈女士已步入中年,但她依然青春靓丽。她说,凑一起时间长了大伙儿就成为朋友,很多想不通的事与朋友们聊聊就想通了,心情好,人就更乐观开朗。

  陈女士说,她从大乐透一上市就开始购买了,游戏规则她非常了解。当晚她第一时间知道中大奖后,就在家庭群里分享了中奖喜讯。“领奖这一路上我们都非常激动。”陈女士开心地说。因为陈女士在亲朋好友中非常具有威信,是他们的大姐大,而且这次中大奖也是在他的牵头带领下,彩民多以男性为主,可以说陈女士巾帼不让须眉,朋友们笑称她是彩票届的花木兰。

  (福建体彩网)

  文章来源:http://sports.sina.com.cn/l/2019-03-26/doc-ihsxncvh5565010.shtml

福彩中心原副主任一审获刑17年 因患癌被暂予监外执行

  

  4月13日,北京青年报记者获悉,2018年落马的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下称福彩中心)原副主任冯立志,因受贿罪被判有期徒刑12年,因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法院决定对其执行有期徒刑17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因患右肺腺癌Ⅳ期等病状,冯立志被暂予监外执行。

  在彩票领域严重违纪违法

  福彩中心4名原负责人相继被查

  冯立志是黑龙江呼兰人,2006年9月,冯立志任福彩中心主任助理兼市场二部主任,2008年9月至2013年11月,冯立志升任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副主任;在担任中心副主任期间,冯立志还于2010年4月起兼任北京中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2013年11月,冯立志被调离彩票系统,至落马前,他任中国儿童福利和收养中心副主任。

  2018年 10月31日,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冯立志涉嫌在彩票领域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北青报记者查询发现,在冯立志被查前,福彩中心原主任鲍学全、原副主任王云戈、原主任王素英等多人已先后被查。

  被留置半天就交代问题

  “特别痛恨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2018年11月7日,民政部曾召开全体党员干部警示教育大会,会上播放了鲍学全、王云戈、王素英、冯立志4名中福彩中心原负责人的忏悔视频。

  在当时的忏悔视频中,冯立志称,他没有把组织赋予的权力用在彩票事业的发展上,而是当作自己谋取私利的工具,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彩票系统腐败案件给民政,给福利彩票都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巨大的影响和损失,这简直就是一场灾难。“在这其中,我不但没有很好地履行我的职责,维护彩票的利益,维护彩票的形象。我现在特别痛恨自己做了这些不该做的事情。”

  此外,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在2018年11月9日曾发布文章《减遏并重标本兼治重构福彩公信力——驻民政部纪检监察组从典型案例入手推动形成良好政治生态》。文中提到,冯立志在接受审查调查前,民政部党组和驻部纪检监察组一直在给他机会。但从鲍学全、王云戈到王素英被查处,冯立志一直无动于衷,毫无悔改之意。被留置后,仅半天,他就交代了自己的违纪违法问题。

  冯立志受贿585万元

  并造成1.6亿元彩票业务费流失

  北京审判信息网公布的《冯立志受贿刑罚变更刑事决定书》显示,因涉嫌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冯立志2018年10月31日被留置,同年12月13日被取保候审。

  根据媒体报道,法院认定,冯立志收受贿赂共计585万余元;滥用职权造成应上缴财政的1.6亿余元彩票业务费流失,致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

  2019年2月26日,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8)京02刑初136号刑事判决,以受贿罪判处被告人冯立志有期徒刑12年,罚金人民币100万元;以滥用职权罪判处被告人冯立志有期徒刑6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7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宣判后,冯立志不上诉,一审判决生效。

  在移送执行过程中,发现被告人冯立志患病,其亲属申请监外执行。经征求北京市人民检察院意见,北京人民检察院建议二中院予以决定对罪犯冯立志暂予监外执行。

  经查,冯立志因患右肺腺癌Ⅳ期,右胸腔积液,癌痛(中-重度),符合《暂予监外执行规定》的通知所附“保外就医严重疾病范围”第十四条的规定,可以暂予监外执行。

  北京二中院按照《刑事诉讼法》规定,决定对冯立志暂予监外执行。

  文/本报记者 李铁柱

  文章来源:http://bj.people.com.cn/GB/n2/2019/0414/c82840-32840857.html

CBA季前赛颇受关注 新、旧面孔亮相前景几何?

  中新社西宁10月13日电 题:CBA季前赛颇受关注 新、旧面孔“亮相”前景几何?

  中新社记者 张添福

  10月10日至12日,2019-2020赛季CBA季前赛举行青海西宁站比赛。季前赛本以“练兵”为目的,却因新、旧面孔交织“亮相”,颇受各方关注。

  本次比赛,美籍华裔球员林书豪实现CBA赛场首秀,今年CBA选秀状元王少杰初露锋芒,曾经的CBA名将斯蒂芬·马布里挂帅北京控股篮球俱乐部(北京控股),角色大变。

  林书豪:从“林疯狂”到“豪哥”

  父母来自中国台湾的林书豪,是自1953年后首位进入NBA的哈佛大学学生和首位进入NBA的美籍华裔球员。凭出色表现,他赢得了“Linsanity”(“林疯狂”)绰号。

  今年8月,刚过完31岁生日的林书豪,宣布加盟北京首钢篮球俱乐部(北京首钢)。

  10月10日晚,北京首钢迎战浙江广厦,在CBA赛场首秀的林书豪砍下全场最高的40分,赛场球迷高呼“豪哥,加油!”

  但北京首钢仍以3分之差不敌对手。“‘时间’是我们的朋友,有比较多的时间,我们(队友)就会配合得更好。”林书豪说。

  11日晚,北京首钢轻取苏州肯帝亚,林书豪贡献11分、3个篮板,“我不是每天都需要自己是最好的球员。今天队友王旭表现比我好太多,这就是团队篮球。”

  王旭赛后说,“无论是比赛、训练的动作或战术,豪哥都会给我讲。现在球队氛围很积极,但默契程度还没到最好状态,还需要一些时间磨合。”

  12日晚,北京首钢对阵北京控股,林书豪虽未上场,但甫一露面,球迷便起立欢呼,受关注度可见一斑。

  选秀状元王少杰:初露锋芒

  今年6月,在CUBA总决赛中,王少杰领衔的北京大学队,力克清华大学队,实现三连冠,王少杰获MVP。7月,CBA选秀大会上,他被手握状元签的北京控股选中。

  青海西宁站比赛,身披14号球衣的王少杰表现抢眼,对阵苏州肯帝亚时,他在首节双手暴扣,引得现场欢腾,面对浙江广厦,亦贡献16分、7个篮板。

  “王少杰打职业篮球还处在学习阶段,但他在场上帮助了我们的球队。”北京控股主教练斯蒂芬·马布里赛后说,“王少杰很聪明,他有一天可能会成为中国国家男篮的一员”。

  斯蒂芬·马布里:老面孔担纲新角色

  三个多月前,征战过NBA,并在CBA多次包揽MVP的斯蒂芬·马布里宣布担任北京控股主教练。

  青海西宁站比赛,北京控股先后对阵苏州肯帝亚、浙江广厦,取得两连胜,但在12日晚间与北京首钢的“京城德比”战中,北京控股三分球命中率不足三成,差距明显。

  CBA2019-2020赛季将于2019年11月鸣锣开赛,斯蒂芬·马布里挂帅的北京控股前景几何,当拭目以待。(完)

  文章来源:http://www.hi.chinanews.com/hnnew/2019-10-13/503428.html

当年关于意甲三大前锋的一则笑话:某球星有点小尴尬

  某天,教皇把这三个人叫到了跟前。他说:我老人家虽然平时不怎么看球,但挺了解你们三个人的特点的。他看了看一脸不可思议的三个球星,问舍甫琴科:“你上赛季进了几个球?”舍甫琴科回答:“15个。”教皇笃定:“那么AC米兰应该是赢了15场比赛。”舍甫琴科点点头。教皇又问维耶里:“你上赛季进了几个球?”维耶里回答说:“24个。”教皇微笑:“那么,你上赛季踢了24场比赛,对吗?”维耶里点头称是。最后,教皇问皮耶罗:“你上赛季进了几个球来着?”皮耶罗有些尴尬,说道:”教皇大人,我才进了9个球。“教皇自言自语道,”哦,看来尤文图斯整个赛季获得了9次点球机会……“

  文章来源:https://tiyu.baidu.com/news/detail/0e624a2aa6e42dae52ac5748cca6622a

《庆余年》:“金庸大法”已然练成

  陈道明,吴刚、郭麒麟、李沁……汇聚如此强大的卡司阵容,期待已久的年度大戏《庆余年》终于开播。这部改编自网络大神级作家猫腻同名小说的剧集刚一上映便引起各方关注。

  猫腻,是在网文界和主流文学界都受到高度认可的作家,素有“最具情怀的文青作家”之称,也被认为是最具经典性的网络文学作家。

  在他的“粉丝”中,就包括了北京大学中文系邵燕君教授。邵燕君跟踪研究网络文学多年,和猫腻亦是好友,两人经常就作品与创作交谈。北青艺评得到邵燕君和猫腻的授权,首次发表两位对谈中有关《庆余年》的部分内容,本次访谈内容始于2017年,最终完成于2019年12月2日。

  邵燕君:老猫,终于有机会和你好好聊聊书了。首先得说, 我是你的粉丝,我们全家都是你的铁杆粉丝。好在学术界现在有一种身份叫“学者粉丝”,可以让研究者保有粉丝的情感和立场。我前些天就专门以“学者粉丝”的身份,写了一篇你的作家专论,《猫腻:中国网络文学大师级作家》,发表在《网络文学评论》。今天呢,是用学者的特权,代表粉丝和你好好聊聊。

  在那篇论文里,我把你和金庸比,全方位地比,立意、故事、人物、文笔。我觉得在《庆余年》里,你的“金庸大法”已然练成。作为类型小说作者,你是实实在在地站在前辈师父的肩膀上的。在你所有小说中,《庆余年》是最像金庸的。在下一部《间客》里,你个人的东西才真正喷发出来。在我个人的评价谱系里,你在《间客》《将夜》之后超过金庸了,你的“情怀”也更戳中当下中国人的心。

  猫腻:这个我是绝对不能接受的!金庸是我的偶像,我和他差着十万八千里呢。这种比较让我很惶恐,而且很尴尬,这是真心话。

  邵燕君:这个事你说了不算。当然,我说了也不算,要看后来人怎么说。现在说《庆余年》。《庆余年》是你的“封神之作”,前面还有《朱雀记》,算是成名作。

  猫腻:《朱雀记》写得很随意。我是那个时候“起点”唯一有固定休息日的作者,没人这么干。

  到了《庆余年》,我想写一本“大红书”。

  “大红书”是有配方的

  邵燕君:什么样的书能大红呢?

  猫腻:非常简单。70分以上的文笔、整个套路文。关键是节奏。另外,“大红书”一定要有安全感。安全感的来源就是大背景、金手指,这是最常见的两条路。比如范闲,父亲是皇帝,母亲是叶轻眉,养父是户部尚书,有老黑狗(陈萍萍)撑腰,有五竹做保镖,想死都死不了。这样做有个很大的问题是后期矛盾不好制造。所以我一定要把五竹调走,一定要让皇帝、陈萍萍、户部尚书这三个人之间互相猜疑。这样才会构筑安全感之上的不安全感。但这种不安全感是可控的,我随时可以让五竹回来,随时可以让陈萍萍发动致命一击,因此不管范闲和长公主干、和皇子干,安全感都在可控范围内。

  邵燕君:相对来讲许乐(《间客》)和宁缺(《将夜》)都不那么有安全感。

  猫腻:对。宁缺少年时期全部在不安全感中生活。但我小说开始写他的时候他已经回长安了,立马要找安全感,安全感瞬间就要一个接一个贴到你身上,皇帝、朝小树、书院。尤其是书院,书院一贴上来,立刻安定了。

  邵燕君:“大红书”还有什么配方?

  猫腻:然后就是人物的设定。《庆余年》是个爆款剧,这和它写得好不好关系不大,因为范闲这个人物太容易出东西了。他有很多特质,对女性有吸引力。比如他是出色的诗人、文人、特务头子、爱国志士,武艺高强。最关键的,他还长得特别好看。他结合了霸道总裁的特点,没有哪个霸道总裁比他更霸道总裁,最后当上隐皇帝。对一个男人来说,很土鳖的特质放上去就够了,这就是大男主文。对女性来说,影像化之后很有吸引力。对男性来说,代入也有快感。

  作为读者有两种代入途径,一种是代入屌丝,跟着主角逆袭。还有就是代入范闲这种,多爽啊,当个贵公子,非常爽。这也是“大红文”人物设定的两条不同走向,一个是少年崛起,另一个是人生赢家,都比较受欢迎。

  《庆余年》订阅成绩最好

  邵燕君:《庆余年》是不是目前接受度最广的一部作品?

  猫腻:《择天记》有电视剧加成,如果不算它的话,订阅最好的是《庆余年》和《将夜》。但《庆余年》比《将夜》早两年,应该说《庆余年》成绩最好,喜欢的人比较多。

  邵燕君:《庆余年》的构思,是先有一个故事吗?

  猫腻:最开始想的是叶轻眉,我想写个私生子的故事。水木清华BBS武侠版就管《庆余年》叫“私生子的故事”。

  邵燕君:你觉得《庆余年》哪点写得特别棒?

  猫腻:我上个月还在看《庆余年》,重看就觉得有几段写得真不错。比如,大东山之后叛军围城打皇宫那段。我没有写过铁血的东西,最后发现不仅实现了最初的目标,而且还要高一些,就觉得很高兴。

  真正让我特别high的,是陈萍萍从达州回京城进了御书房,和皇帝闹翻了那两章,指着皇帝鼻子吼的时候,我觉得写得特别好。回过头来看,比印象中好得多。因为当时虽然写得很认真,但马上就要展开范闲回来救他的情节,精神非常紧张,来不及细看。后来写范闲一路杀回来——这是我写过的节奏最快的东西,空间转换最快,一路杀回来,雨中上法场、把陈萍萍一抱——这一抱,我一口气终于松下来了。

  邵燕君:紧张了多少天啊?

  猫腻:这个情节很早就想好了。直到还有二十多天写到这段的时候,开始紧张。我知道我想了一个很牛的情节,但担心自己实现不了,有落差,就很紧张。包括写《庆余年》《将夜》《择天记》的时候,每次写到这种情节,更新就不自主地变慢了,不敢写了。要到那个情节了,怕得要死要活的,不自信。

  锐利感会在修改中消耗殆尽

  邵燕君:其实传统作家,包括我们自己写论文也是这样,知道要碰到核了,也紧张,但毕竟不是更文,没有时间的紧迫感。我想知道你们的节奏是什么,比如,从陈萍萍和皇帝对峙到范闲劫法场,你更文更了多久?

  猫腻:几天吧。每天现写,写到一口气吐出来,就扔下。

  邵燕君:那时候每天写6000字?

  猫腻:可能不止,写到不能再写,就停。

  邵燕君:没有机会修?

  猫腻:不修。《将夜》我修过,《择天记》我修过,《庆余年》全靠一口气撑下去,不修。我知道一修就完蛋。我连错字儿都不改,担心一修就错。回头看会修补情节,让它变得更缜密,可第一感觉就没有了,一往直前的锐利感会在修改中消耗殆尽。这种情况我们都遇到过,可以等写完了再修嘛,金庸当年就这么干。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急迫地想让读者大大们看到,特别得意。

  陈萍萍:国士无双

  邵燕君:刚才说的是情节,现在说说人物。最挂念《庆余年》中的哪个人物?

  猫腻:陈萍萍。这个人的性格、选择都是我特别认可的。我觉得他是国士,国士无双——针对叶轻眉一个人的国士。监督皇权这件事,除了他和叶轻眉谁也不知道。他一条老狗扮演了这么多年,到最后獠牙一露出来,就是干。他知道自己死了活了都不是皇帝的对手,在御书房里和皇帝吵架的时候还想把范闲撇开,想自己死了,范闲还能活着。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他真的有江湖的英雄豪气。我们经常写这种人,明知道干不过你,但就是要再干一下。这也是我为什么觉得周星驰的《功夫》是好得不能再好的东西。《功夫》把我们对武侠的幻想统统实现了一遍,不管是画面,还是打斗,包括低阶打斗、中阶打斗、高阶打斗,完美地呈现出来。武侠精神也存在。周星驰的脑袋被“砰”地打倒在地上,但他一定要拿着小木棒再敲对方脑袋一下。《功夫》我看了七八遍,每次看到这里都热血澎湃,抓着我老婆说:“你看,死了活了我也要敲你一下。”

  邵燕君:这就是你作品中最核心的精神。这是什么精神?

  猫腻:不知道该怎么总结。反正死了活了我就要打你一下。

  邵燕君:但很少有人有这个劲儿。

  猫腻:你看周星驰就没有忘记。

  邵燕君:但这不是人的本能,《将夜》里长安百姓也召唤出这个劲儿,那应该是个大写的人吧。你觉得大唐的国民就是这样吗?

  猫腻:幻想中的国民。童话嘛。唐国纯粹是我想象的、美好的国度。我觉得这样的国家很牛,也有集体主义,也有民族主义,个人的东西也一直都在。从国家到个人,大的尊严也有,个人的尊严也有。

  叶轻眉:携带着文明光辉的现代人

  邵燕君:你觉得陈萍萍的行动动力是什么?

  猫腻:别人分析过,我不一定认同。第一是知遇。叶轻眉是现代人,她是唯一不嫌弃太监的人。别的公公也说:“小范大人,是唯一给我塞钱的时候笑得很真的人。”这是两个现代人,观念不一样,阶层观念会淡一些。陈萍萍对皇帝说,小姐把我当平等的朋友,不是臣属,不是下人,不是仆役,更不是狗,是平等的伙伴。这个对陈萍萍是很重要的事。再一个就是,有人说陈萍萍对叶轻眉有若隐若现的情愫。我不认同,我认为就是第一层。陈萍萍就是正儿八经的“卖与帝王家”的士大夫,有点像春秋时代的那种人。

  邵燕君:春秋人格。

  猫腻:对。

  邵燕君:我写关于你的那篇文章的时候开始也没有想到,写到这部分的时候突然发现,叶轻眉身上的神光是文明的光辉,是高于那个时代的文明光辉。

  猫腻:本质上是这样。

  邵燕君:也许是整个人类文明史上最美好时段的光辉,我是从人文主义的角度上说的。到了人工智能的“后人类”时代,人性可能就没有那么高大了,自由、平等,可能也不是天赋人权了。所以我说,这光辉是启蒙时代的光辉。

  猫腻:对。叶轻眉来自的时代可能不是最美好的,但是比庆国的那个时代肯定要美好得多。叶轻眉穿越回去必然失败,不会成功,我也不会让她成功,成功就没有意义了。范闲是另一种类型,杰克苏。玛丽苏和杰克苏最大的区别是玛丽苏信这个,她相信可以拯救世界。但男人现实、冷酷、薄情,想事情就不一样。

  范闲:前期只是个普通男人

  邵燕君:我问过你,自己的小说人物最喜欢谁,你说的都是配角,主角里只有一个许乐。你好像不喜欢范闲?

  猫腻:范闲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普通男性不会从一开始就想着改变世界,除非是雄才伟略的政治家。我一直不喜欢范闲是因为范闲和我最像,就想过好小日子,多挣点钱。他还多几个老婆,我就不想了。初级的想法都这样。

  邵燕君:你好像没有你说的那么“普通”吧?范闲后来也不普通。

  猫腻:前期范闲和后期也不一样,但本质上,他是绝大多数人的共性。

  邵燕君:你觉得范闲是什么时候开始变的?

  猫腻:从大东山下去之后,范闲从草甸上站起来和燕小乙拼了一下。这是范闲正儿八经第一次站起来。还有就是在北齐的山洞里,肖恩给范闲讲叶轻眉的故事,讲到“一棵是枣树,一棵还是枣树”。这个话本来没什么意思,后来有一个网友分析说,从这一刻开始,范闲基本认了叶轻眉这个妈,真正融入了这个世界。他知道妈是从哪儿里来了,自己对这个世界也逐渐认可了,他把重生前的世界也带过来,他就可以作为这个世界的人生存了。

  但结尾部分我陷入了怪圈,直到现在都解决不了。我特别尊敬庆帝,虽然也讨厌他,不断固化他的强大,我觉得他已经强大到不可战胜了。如果范闲带着几个人把庆帝灭了,我说服不了自己。就算请出五竹,我也说服不了自己。范闲进宫杀皇帝之前,杀贺宗纬我都可以接受。但进宫之后,他和他父亲聊了很久很久,我都不敢动手,怕,打又打不过。因此最后一段我都不舒服,伟大的皇帝陛下就这么死了吗?有点类似于把夫子拔高之后,除了被天收,没有别的办法。

  “庆帝写得非常好!”

  邵燕君:你对庆帝怎么看?

  猫腻:庆帝写得非常好。

  邵燕君:对,写得非常非常好。后面也很难超越。

  猫腻:对。

  邵燕君:庆帝的存在使得事情变得复杂很多。很多小说都不这么写,比如,差不多同时的《琅琊榜》,把皇帝写成坏人。这样一切就简单了,但你把事情搞得好复杂。

  猫腻:写《庆余年》的时候我是这么定义庆帝的。当时社会上不是对女博士有意见吗?除了男人女人之外,还有女博士。但除了女博士,还有一种人,皇帝。他和叶轻眉是相对的。庆帝是我认为的标准的帝王,优秀的帝王,完美的帝王。我到最后死活都不想给他名字,他不需要名字,就是皇帝。就像孙晓写《英雄志》一样,椅子就是皇帝。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是很多皇帝在战斗。庆帝里面至少有三分之一是李世民。写到后来,这个人物跳得太高了,战胜了你对他的设计了。我一方面讨厌他,一方面又喜欢他,一方面敬畏他,一方面又很同情他。

  关于《庆余年》电视剧

  邵燕君:现在电视剧《庆余年》热播了,你觉得拍得怎么样?

  猫腻:我觉得拍得很好,节奏是我喜欢的,调性也是我喜欢的,各方面都实现得不错。

  邵燕君:你参与编剧了吗?

  猫腻:没有,因为定了王倦老师,我就很放心了。然后看过两版剧本,感觉很好。而且,要我参与编剧,我也没有那个耐心与精力。 ◎邵燕君 猫腻

  (感谢王鑫、项蕾对本文提供的支持)

  文章来源:http://media.people.com.cn/n1/2019/1206/c40606-31493220.html

庆余年五竹叔眼睛为什么要蒙着黑巾,五竹叔真实身份是什么

  庆余年五竹叔眼睛为什么要蒙着黑巾,五竹叔真实身份是什么

  这两天,随着电视剧《庆余年》的热播,剧中帅气的“五竹叔”也成为了人们热议的话题。

  很多人对于“五竹叔”的身份非常的好奇?

  想要了解“五竹叔”的眼睛为什么要蒙着黑巾。

  《庆余年》在开播之前,大家看到剧照后的第一反应,觉得它是一部像琅琊榜一样的正剧,但是随着首集的播出,人们才发现这是部披着正剧外衣的逗剧。

  除了备受关注的男主张若昀,女主李沁外,蒙着双眼的“五竹叔”也成为了大家热议的话题。在这部剧中,身着黑衣的五竹身份非常神秘,陪着男主从小长到大,样貌却没有什么变化,虽然蒙着眼睛,但是走入如飞,从没受到过视线的影响,沉默寡言缺武功高强。那么这样的一个人为什么仅仅是男主母亲的一个下人呢?为什么当初没有能够保护男主目前叶轻眉周全呢?

  小说《庆余年》中,庆帝最终死于五竹眼睛释放出来的镭射线。原来五竹尽然是叶轻眉穿越时候一起带来的机器人。不知道剧版《庆余年》将如何解释五竹的真实身份呢?   南方财富网微信号:南方财富网

  文章来源:http://www.southmoney.com/redianxinwen/201912/4597756.html

庆余年演员阵容强大 庆余年原著小说作者剧情简介

  近日,根据猫腻同名小说改编的剧集《庆余年》正式发布官宣,其中第一季即将于11月上线播出。该剧由《惊蛰》的导演孙皓执导,张若昀、李沁、陈道明、吴刚、肖战、郭麒麟等共同出演,许多网友们表示期待已久。

  猫腻大神的《庆余年》曾经是多少人青葱岁月的日思夜盼,没想到完结后十余年还能收到其影视化的消息,一瞬间就将过去拉回到了眼前。作为毫无争议的白金量级作品,《庆余年》是无数人心目中的白月光,甚至是权谋小说届的NO.1。作为网文届的一座高峰,《庆余年》的演员阵容甫一放出,书粉就已是全员过年。网文《庆余年》于2007由猫腻发表在起点中文网,迄今已经获得了100万张推荐票。猫腻的文笔自然是细腻的,其独特的叙事方式,装而不腻的人物刻画使其在一众穿越文、玄幻文中脱颖而出,聚集了大量的人气和粉丝。《择天记》、《将夜》都相继改编成电视剧播出,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庆余年》自然也是有粉丝和观众基础的。

  

  文章来源:http://ah.people.com.cn/n2/2019/1122/c358331-33566993.html